四方快遞 > 新聞 > 副刊 > 正文

新就業形態遭遇成長煩惱

2020-11-22 10:55圖文來源: 瞭望

靈感閃現時足不出户即可創作,工作疲憊時倒頭就能睡個昏天黑地……成為自由音樂人後,天津職業技術師範大學物流管理專業2020屆畢業生李登顯通過作曲費、音樂版權費等實現了月入過萬元。他越發喜歡這份工作,“自由,彈性大,收入不錯,還有成就感。”李登顯説。

和李登顯一樣,越來越多的大學生將擇業目光轉向新就業形態,從事網絡主播、網約車司機、外賣騎手、內容創作者、電子競技工作者等新的職業。

記者瞭解到,近年來,基於移動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等新技術,平台經濟、共享經濟、網紅經濟等迅猛發展,催生了一大批新就業形態,為緩解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大學生就業難題打開了一扇窗。

然而,作為新生事物,新就業形態下的工作崗位因社會認可度較低、勞動保障滯後,也遭遇成長煩惱,存在界定難、保障難、監管難等問題,亟待破解。

吸納大學生就業的蓄水池

在天津餓了麼外賣站點,大學生快遞小哥十分常見。“前幾年招聘到大學生騎手,大家還感覺比較稀奇,現在都習慣了。”餓了麼天津相關負責人説。有平台數據顯示,疫情暴發以來,有1萬多名“00後”大學生兼職送起外賣。

記者瞭解到,2020年全國高校畢業生規模達874萬人,創歷史新高,再加上疫情影響,許多高校畢業生求職之路並不順利,好在一些新就業形態因具備體面的收入而備受大學生青睞,成為吸納大學生就業的重要蓄水池。

以生活服務業的新就業形態為例,電商平台美團近期發佈的《生活服務業新就業形態和靈活就業的發展特徵和發展趨勢》顯示,生活服務業靈活就業從業者的平均年收入為60732元,比2019年全國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的年平均工資53604元略高。其中,月收入高於10000元的從業者佔比達9.6%。

記者還了解到,視頻製作者、市場拓展員、內容創作者這三類自由職業更受大學生青睞。雲賬户(天津)共享經濟信息諮詢有限公司是數字經濟和共享經濟的服務平台,該公司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8月31日,已有2199名天津高校2020年應屆畢業生通過該公司平台實現了靈活就業,其中,視頻製作者、市場拓展員和內容創作者三類新職業從業人員合計佔96.7%。該公司董事長楊暉説,“95後”高校畢業生一般喜歡在相對自由的舞台上發揮才智,也勇於突破朝九晚五的傳統工作模式。

這種新就業形態一定程度上還為部分高校畢業生正式工作或繼續深造建立了“緩衝帶”。山東藝術學院廣播電視編導專業畢業生孫小逸(化名)已成功申請國外碩士項目,受疫情影響,目前在家上網課,同時還在一家傳媒公司兼職從事視頻剪輯工作。“一邊理論,一邊實踐,工作、學習兩不誤,還有錢賺。”孫小逸興奮地説。

不確定的勞動關係 不確定的政策待遇

儘管越來越多大學生選擇新就業形態和靈活就業,但社會的接受度還在影響其吸引力。

天津職業技術師範大學就業指導中心主任鞠嫺妹告訴記者,目前學生、家長及社會對新就業形態的認同度還普遍不高,就連一些學校也曾將一些新就業形態的崗位拒之門外。

記者梳理髮現,新就業形態目前存在三重困境。

首先是就業關係界定難。業內人士介紹,部分新就業形態打破了傳統的勞動僱傭關係,其就業關係不具備現行法律法規規定的勞動關係特徵,一般不簽訂勞動合同、不繳納社會保險,也不符合在單位就業相關補貼的政策條件,從業人員在享受各項幫扶政策方面存在一定障礙。

其次是勞動權益保障難。記者瞭解到,不少從事新就業形態的人員,由於沒有明確的工作單位,要把所有社保繳納齊全還存在一些限制,比如養老、醫療、失業保險可通過社保窗口自己繳納,但工傷保險就無法參加,工作中一旦出現事故難以得到保障。今年22歲的周慶旭畢業於天津大學仁愛學院過程裝備與控制工程專業,他並沒有像大多數同學一樣進入工廠上班,而是選擇了兩份靈活就業兼職,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自己也沒有繳納社保。“雖然能多掙點錢,但總擔心萬一出現意外,可能完全沒有保障。”

最後是行業監管難。南開大學濱海開發研究院副院長薄文廣表示,從事新就業形態的勞動者會與共享平台通過服務簽約形成一定的約束關係,但由於新就業形態彈性用工的特點,落實到監管上難度較大。再加上目前許多新就業形態在不同企業、地域的標準不一,容易陷入無序化管理的局面,這就加劇了從業人員的勞動風險。

基於上述因素,大部分高校、家長並不傾向於讓畢業生優先選擇新就業形態。天津師範大學2020屆畢業生王曉月目前在一家培訓機構做舞蹈教師,雖然暑期收入很不錯,但隨着學生開學、課程減少,收入也隨之降低。“這份工作恐怕幹不久。”王曉月説,她的家人擔心這種工作不穩定,希望她找份傳統工作或考研,將來謀份穩定職業。

這些問題也影響着新就業形態相關企業吸引高端人才。創業者王俊浩經營的是一家文化設計公司,不久前與一家視頻創意公司合併,增加了視頻製作、直播帶貨等新就業形態。他坦言,新就業形態雖然符合用户需求和市場趨勢,但吸引到本科以上畢業生較難。

抓緊定義新就業形態

業內人士表示,隨着技術進步和商業模式創新,新就業形態未來將層出不窮,且在拉動經濟增長、促就業方面將發揮更重要的作用。相關部門應加強政策支持,增強新就業形態的職業吸引力,吸納更多大學生選擇新就業形態。

首先應加強激勵機制。薄文廣建議地方有關部門可先行先試,出台符合當地新就業形態發展的支持政策。天津大學法學院院長孫佑海建議,國家應將支持新就業形態納入文明城市創建和測評中,把促進新就業形態發展成效顯著的城市,優先納入創業型城市創建範圍,以此鼓勵地方政府拿出切實舉措支持新就業形態。

其次應完善有關新就業形態的法律法規。孫佑海建議適時修改相關法律法規,明確新就業形態的定義、範疇和保障措施,為如何界定新就業形態提供法律依據。同時,相關部委也要按職責分工研究制定幫扶政策,讓各地落實有所遵循。國家有關部門應合理設定互聯網平台經濟以及其他新業態新模式的監管規則,鼓勵互聯網平台企業、中介服務企業等降低服務費、加盟管理費等,吸納更多勞動者選擇新就業形態。

最後要轉變就業觀念。專家指出,今天的新就業形態或是明天的主流就業形態,高校畢業生及家長應摘掉有色眼鏡,以包容、鼓勵的態度對待不斷湧現的就業形態。鞠嫺妹坦言,她過去對直播帶貨等新就業形態就持有偏見,事實證明部分新就業形態的崗位的確很有發展前景,未來還應加深瞭解,積極向學生推介。

作者:邵香雲 王寧 王暉 責任編輯:吳麗莉

推薦欄目

觀點 / 四方快遞評

熱點文章

讀圖

談資

週刊

視頻